推荐资讯

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同学们,就开始纷纷的将自己的画作开始往各自面

发布时间:2018-06-23 21:03 浏览:
他鼓励性的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了,我也没有什么作品数量的要求。”
 
    “只要你们的作品质量能够入了我的眼睛的,我也不会卡着不让你们参赛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你们但凡是每个人的作品都够了比赛的水准了,我也不会拦着你们不让你们报名的!”
 
    所以!听了这话的同学们眼睛又蹭的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们还以为会是和上学的时候那会儿一般,只有老师选出来的前几名的好学生,才能代表班级或是学校去参赛啊。
 
    要是真按照班主任所说的,那这标准也不算是严苛啊!
 
    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同学们,就开始纷纷的,将自己的画作开始往各自面前的画板上挂。
 
    可是在整理展示的过程中,众人却皆是咯噔一下。
 
    不好!
 
    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班级中有一个妖孽的存在了。
 
    那个平日中和大家没有什么来往,但是一看就是一个顶级学霸的顾铮,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,他这一次拿了什么水准的作品来参赛了?
 
    而他的作品的好坏,可能直接就关系到自己画作的生死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这一屋子的同学也顾不得挂画了,而是在教室中搜寻一下顾铮的方位了。
 
    “在那!哎你看他把画作挂上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去,怎么又是国画作品,完蛋了,他就不能花一下油画吗!”
 
    “见鬼了,你看他找的位置,我们根本看不到他画的啥啊!”
 
    “嗨!要比不要脸是不是?要不大家一起不要脸算了,分担一下脸皮的厚度的压力,咱们结伴过去看看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这个同学的提议就被采纳了,大家呼啦啦的就先抛下手头的工作,开始往顾铮的身边挤了过去。
 
    待到他们走到了这个小角落的时候,才发现这里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过来。
 
    而在看到了这群如果过来打架一般的同学之后,张亦凡可不干了。
 
    “嘿你们干嘛呢?矜持点懂吗?”
 
    “你们这是找事来的的吗?我告诉你们别自取其辱啊,但凡是妄图和我顾哥作对的人,那都是找打呢。”
 
    “信不信,就你这样的,顾哥能打你十个?”
 
    一边的一个高大的男同学,把张亦凡的脖子一圈,就给他往外拽:“别闹了哥们,我们都是过来瞻仰一下顾铮的大作的,别在这挡着啊,给我让个地方。”
 
    这话还没说于清明上河图一般的写实画作。
 
    而这幅画作书画的并不是现代生活的场景。
 
    反倒是颇像是几百年前的历史场景。
 
    而在这幅画作的左上角,还提了一首行书书写的小诗,描写这幅画当时的创作意境。
 
    上边说了,这是一幅古时候的军队抗击外来入侵者的真实景象,看上边的人物刻画,简直是栩栩如生。
 
    无论是军队的士兵还是所抗击的倭寇,都是如同是那个年代的最真实的写照一般,极富有历史年代感。
 
    大家虽然不是学历史的,但是光是看这幅画作,却只觉得十分的充满了古风古韵。
 
    光是这种让画作充满了灵性的韵味,对于一个画家来说,就是极为难得的。
 
    这就是书画界总是强调的作画的灵性。
相关阅读